【三院人文】为女儿办一场“天堂婚礼”

发布时间:2015-12-03 09:51:14
【三院人文】为女儿办一场“天堂婚礼”

  小编语

  龙应台说:“我慢慢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,今生不断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”

  她是一个如花般美丽的女孩,却不能尽情享受最美的青春;她是温婉细心的妈妈,无微不至照顾着孩子。她陪她长大,她却不能陪她变老。妈妈能做的就是为女儿办一场“婚礼”,让她不孤单。

  跟小编一起读《死亡如此多情Ⅱ》这本书,听临床医生口述临终事件。

  

  作者:景红梅

  单位: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血液科

  职称:主任医师

  阴婚

  我第一次听人说起阴婚这种事是缘于她,一个美丽的女孩子。

  她是家里的独生女,和爸爸妈妈生活在北方的一座小城市里,家里开了个小加工厂,有两套房子,生活安逸。如果她不生病的话,生活可能会一直这么安逸下去。

  有一天,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腿痛,还发热,以为是感冒,想着一两周就会好的。可是一个月过去了,她腿痛得越来越厉害,体温也还是高,来医院一查,是淋巴瘤。对这个家庭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  她的每一次化疗都是妈妈陪着,那是一个优雅的女人,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韵。她话不多,见人只是点点头而已,但看得出她是个细心的妈妈,对孩子细致入微,每次都是住单间,给孩子吃最好的食物,用最好的药物。一次次的化疗,她的头发掉了,妈妈给爱美的她准备了各式漂亮的丝巾,假发,让病中的她有一种别样的妩媚。这样完成了8个疗程的化疗和移植,医学上叫做缓解,我们都为这个美丽的女子高兴。爸爸来接他们出院了,爸爸是个话很多的人,与妈妈完全不同。然后我们知道了,这一年多的治疗花去了他们家的一套房子,但他们觉得很值很值。

  两年后,女孩子的骨头又开始疼了,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跟他父母谈话,告诉他们这次可是凶多吉少,最大的可能是人财两空;但爸爸妈妈却怀着跟上次同样的希望,他们义无反顾地卖掉了第二所房子。化疗进行着,但明显这次不如上次有效,她的骨头一天比一天疼,PET提示全身骨广泛转移。我跟妈妈谈话,坐在办公室里,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,那个话不多的女人眼里噙满了泪。这是她这么长时间来跟我说的最多的一次:“您救救她吧,她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希望,她得病后我跟他爸爸感情就不好了,只靠孩子这个纽带维系着。”我转了转头,不想直视她那充满期待的目光。那个优雅的女人和她美丽的女儿,让我有了一种深刻的红颜薄命的感觉。

  终于,这条脆弱的纽带经过了数月的煎熬,断裂了。她临走的时候已经瘦的不成样子,完全看不出曾经的美丽,疼痛使她的脾气大变,她不停跟妈妈,跟护士发脾气,生命的尊严也已经消失殆尽。妈妈依旧话不多,只是眼里盈满了泪水。爸爸又来了,这次接走是孩子的尸体和满脸绝望的母亲。

  他们老家有个风俗,没有结婚的女子是不能进祖坟的,虽然惦念孩子在外游荡的孤苦,但妈妈也只能给她找个地方暂时安歇。后来,听其他的病人说起,她妈妈和病房另一位去世的男孩的妈妈为这两个孩子办了婚礼,成了亲家,并将他们埋在了一起,这样两个孩子就都不孤单了。

  再后来,她的爸妈离了婚,爸爸又娶了亲,还有了个新孩子。她妈妈一直一个人租了个房子住,没事的时候会去她的墓地跟她聊聊天。

  作者感悟

  夜深了,周围一片寂静。我当医生已经19年了,见惯了人世间的种种。有些事,明知道没结局,也要去坚持,因为不甘心;有时候,明知没路了,却还在前行,因为习惯了。这些年来,我们一直在做着斗争,跟命运,虽然经常会失败。面对生命,我经常有一种无力的感觉,觉得一切冥冥之中都已经注定,我们只不过是参与了这注定的结局的过程而已。我们只能努力在这过程中让某些注定要来的东西来得慢一点,再慢一点;让它带给我们的痛轻一些,再轻一些。




推荐阅读:代孕 http://www.luotian.in/daiyun/